Aiyanna

【芥太/太芥】念(意识流?)

Flover_轩:

-写在前面:
-最近才补文野,被这两个虐到要死。芥川和太宰的文字符合我对文学一切美好的追求,虽然更爱芥川多一点。
-无明显攻向,以日本文坛历史为背景,和文野剧情没什么相关,也就不打文野的tag了。
-欢迎捉虫纠错,感激不尽。
-以上。


——————————————————————


太宰治一生的遗憾,大概是没能早一点出生遇到芥川龙之介。
他大约是在中学时看到了芥川的文字——那些凄绝的、讽刺的、阴郁的文字。他不知为何他开始迷恋这败索,颓然,带着几分疯狂。
《罗生门》《竹林中》,他贪婪地吞下这些语句,占有着。
那些字里行间有芥川的人格投映出来,有他的谈吐他的思想他的迷人的一切——太宰治看见那个削瘦的身影静立在清新破败的竹林与断壁残垣之间,又看见他在深夜点一盏灯披着大衣执笔落书。
芥川、芥川。他曾这样念这个人的名字。他在家中的怯懦的生活似乎也能多几丝坚定的温柔。


他成年那一年,他不曾想到,一代鬼才逝去了——以服用过量巴比妥的方式。
有一阵气旋从遥远的南太平洋漂流而来,在日本上空倾下疾风骤雨电闪雷鸣——这分明是飓风啊。
世界灰阶,失声。太宰治几乎溺死在自造的囚笼里。
“你竟这般离去了。”他喃喃自语。


自杀与死亡一直是太宰治文章的中心,大概是因为他的人生在二十岁以后有了巨大的转折吧,除去家人的离去——这样武断又毫不负责地猜测着。
“诸多耻辱的生涯罢了,这样一路说谎地走来。”
《人間失格》?“丧失了作为人的资格”吗?在写下这些“手札”时,他大概会在回忆起那些可能模糊不清的青年时代时不可抑制地哭泣吧。
那死去的是他的生命初年与唯一的爱情啊。


太宰治深知,芥川的病一日更甚一日,他行云流水般的天才创想被病弱的身体所束缚,他的思绪无法恣意流淌,他敏感的心与澄澈的灵魂太过殷实与沉重,几乎要将自己压垮。还有什么比勒令一个天才沦为平庸更加痛苦吗?他不应在人间继续遭受这样的苦难,他应该归向虚无,归向无边的、与其思想相称的诗与远方。
那个天才的人啊,他是多么傲慢啊。他怎么可能忍受病痛将他的灵魂折磨到消失殆尽。他应是自由的,不羁的,他应该主宰自己的离开。


太宰治在殉情的时候,大概心头念的是芥川吧。他也许不如自己所想那般在意那个女侍应生;所有的美好的、女性能够给予他的感受,他应该都在芥川那里一一体会过。
不敢想象,与第一次芥川奖失之交臂的太宰治有多么痛苦。他们之间就好像一直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他甚至无法用自己所热爱的、他所追求的——文字——让他与他近一些、更近一些。
芥川、芥川。他又在喃喃。
一个活着的太宰治随着文学活着;一个死了的太宰治为了文学死去。或者,一个太宰治在没有芥川的世界坠落、坠落、坠落。
文学的网密密地缠上来,接住他,他透不过气。


再一次落入水中,他会亲吻那个幻象吗?他会感到有手从背后温柔地环过来吗?他会被拥抱吗?
“爱”吗?
“我们一旦在某些情况下感受到死亡的魅力,就很难逃出这个圈子,不仅如此,还会像绕同心圆一样渐渐走向死亡。”
啊啊,如此美好,如此……平静。
“死一个给我看看。”
你不是也这么说着吗?
那么我来了,记得接住我啊。“给你看看?”
天光在水面上消散,有一双手握住了他的手。
“……生日快乐。”
太宰治阖上眼,坠落、坠落、坠落。


芥川龙之介是太宰治一生所有不幸与幸运相加的最后的生日礼物。

sweetest:

耳机党福利」新单~

性感的歌喉,肆意宣泄,华丽的令人着迷。


歌词:

I woke up
Didn't feel like me
Shaking my limbs there
Under your sheets
Hold up, what I'd drink?
It's like another world
Gotta grip on me
Maybe good luck
Fell on me
'Cause I got what I want
And not what I need
About time just let it be
I'm singing new songs,

And moving my feet
Tell me you're the one for me to thank
Go and lock me up here in this place

Got a Pyscho in my head
Oh, yeah you brought him out yea
Never gonna go back down
Up here's more fun... shhh
Gotta a Psycho in my head
Oh, yeah you'll hear him howl
Yeah never gonna go back down
Up here's more fun, fun

I woke up
Then I saw you
Pulling the straps
Cutting me loose
No clocks here in this room
I needed no time to think through
I don't care oh what's the use?
Is it the floorboard?
Or is it the roof?
Is it a dream or
Is it all true?
I'm going loco either
Way next to you

Got a Pyscho in my head
Oh, yeah you brought him out yea
Never gonna go back down
Up here's more fun... shhh
Gotta a Psycho in my head
Oh, yeah you'll hear him howl
Yeah never gonna go back down
Up here's more fun, fun

Psycho
Please say you can hang
Psycho
You make me this
So don't go

Got a Pyscho in my head
Oh, yeah you brought him out yea
Never gonna go back down
Up here's more fun... shhh
Gotta a Psycho in my head
Oh, yeah you'll hear him howl
Yeah never gonna go back down
Up here's more fun, fun


给《糟糕》

LIU_六六六:

已经爱的难于追问果理那因


已把躯体贴近 深深一吻已成为药引


全部事实亦沦为陪衬


眼中只得身边这个人


碰到你时便灵肉重生




                                                              ——张敬轩《灵魂相认》






每个人都很不幸,每个人都值得同情,每一颗心都值得一个人去守护。《糟糕》真的给我带来很大感动,不论是什么感情,其实每个人的内心都不希望谁离开谁,总会有那么一个角落放着你。心疼每一个人,感动每一个不忍心的瞬间。还有,感谢念念给的结局。








      




原曲:张敬轩《灵魂相认》




填词:六六






不要反复的问  回答已够残忍


太多命运交错相乘  不得一生


冰冷一切体温  不过又是另一种相认


愈合千疮百孔这一生  抓住这人才可能安枕


若要揉合晨昏  若要念这个人


做戏动情陷得太深  癫狂每分


不甘只是陪衬  之后依然贪念这余温


冲动撕破后衣衫不整  触碰之后便灵肉重生




尘  这一生还沦为一尘


无人共赴这生终予了吻这肉身


却无任何名分  怎么信是有缘无分


再一瞬  消失于黑海尝尽苦涩才不忍


拼命奔向你忘死与生




难得屈服那人   再多苦怎么等


目光失神于那残忍  怎留体温


再无亲能可恨  都穷途末路永别这生


紧紧抓住这世世生生  命运相认终留住我们




等  可否换得那些单纯


痛哭于角落爱你那张笑的安稳


清理心中灰尘  锁进某个梦醒十分


再一瞬  消失于黑海尝尽苦涩才不忍


拼命奔向你忘死生  深深吻住了灵魂



等  可否换得那些单纯


痛哭于角落爱你那张笑的安稳


清理心中灰尘  锁进某个梦醒十分


终有一等  等这生与你共进黑暗与黄昏


等我向你步近后不渝死生








给 @念念如尘 《糟糕》


想不出好的名字,交给你了(哈哈哈)





枳岛夏树:

你觉得一切都在好起来 所有人都觉得你现在很好 但是你整个人 根本就不可能好起来 那些欣欣向荣都是假的 你在悄无声息地往下沉 没有人能拉你一把 你不再打砸 酗酒 自闭 不发泄变成了唯一的发泄方式

牙套摘了:

脉络藏着山河 喉头难掩咳嗽
抓一把暮年扬进沙里 聚不成一个你
我见铁马峥嵘是你
尝酒意难消是你
嗅芙蓉不寐是你
扶铮铮琴音是你
思虑良多样样是你
唯你皆非关我





手寫協會-LoH:

赠春书:

    我是生死,你是轮回;我是红尘,你是虚空;我是用来标示岁月的某个微不足道的点,你是所有容纳沧海一粟的无垠;我是业障,你是修行;我是渴望成为神的人,你是无法褪尽人气的神;我是"此时此刻"的囚徒,你是"永恒"这片原野上的牧羊人;我是不可能脱离"此情此景"的肉身,你是天地悠悠的一部分;我是至情至性的欢笑与哭喊,你是高山顶上寂然的雪线;我是照耀微小灰尘的一线阳光,你是拥抱万物的黑暗;我原谅所有琐碎的恶意,你负责批判一切不自知的邪念;我是绚烂缤纷的幻想,你是不情愿地照亮万里海面的灯塔;我觉得我的一生太短,你觉得你的自由太漫长;我是你的南柯一梦,你是我必然到达的终点。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你生我,我生你,我们合二为一,就是宇宙,就是永恒。

                     ——笛安 妩媚航班

没有人永远十七岁 但永远有人十七岁

柒書: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吻过他的脸/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有没有那么一种永远/永远不改变
拥抱过的美丽/都再也不破碎

让险峻岁月不能在脸上撒野
让生离和死别都遥远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永远不凋谢
永远骄傲和完美/永远不妥协




——五月天《如烟》




愿你成为永不妥协的少年。

wahoo:

难道我别无异心完全没好感
都可以跟你散心假装假天真